2017中国出口将企稳

2016年以来,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经济复苏乏力,市场需求疲弱,我国外贸发展下行压力持续。在各方努力下,全年外贸增速虽有所下降,但以人民币计价的降幅和以美元计价的降幅分别较2015年收窄6.1和1.2个百分点,并呈现前低后高、稳中向好的态势。

进出口呈现逐季回稳态势

2016年我国进出口呈现前低后高、逐季回稳向好态势。按人民币计价,1~4季度,我国进出口增速分别为-8.2%、-1.1%、0.8%和3.8%。其中,出口增速分别为-7.9%、-0.8%、-0.3%和0.3%;进口增速分别为-8.6%、-1.5%、2.3%和8.7%。

按人民币计价,2016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3.39万亿元,增长0.9%,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55%,比2015年上升1个百分点。加工贸易进出口7.4万亿元,下降4.9%,占我国进出口总值的30.2%。其中,中西部地区加工贸易进出口同比增长3.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比重较2015年提升1.3个百分点。我国加工贸易增值率为45%,提高约1个百分点。按美元计价,2016年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20283.1亿美元,下降5.1%;加工贸易进出口11125.8亿美元,下降10.5%。跨境电子商务、市场采购贸易、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等外贸新业态继续保持良好增长态势,正成为我国对外贸易新的增长点。

进口方面,部分先进技术、关键零部件和重要设备等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增长较快。按人民币计价,2016年我国机电产品进口增长1.9%,其中涡轮喷气发动机进口增长26.8%,船舶增长26.6%,计量检测分析自控仪器及器具增长10.7%。大宗商品方面,进口铁矿石、原油、煤、钢材和铜的数量分别增长7.5%、13.6%、25.2%、3.4%和2.9%。2016年,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下跌2.1%。原油、铁矿石、铜精矿等10类大宗商品减少付汇约4100亿元,进口质量和效益进一步提升。

出口方面,机电产品、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仍为出口主力。按人民币计价,2016年我国机电产品出口下降1.9%,占我国出口总值的57.7%。但其中部分商品出口增长,医疗仪器及器械、电动机及发电机、蓄电池、汽车零配件和纺织机械出口分别增长6.1%、5%、4%、3.5%和3%。传统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1.7%,占出口总值的20.8%。其中,纺织品、塑料制品和玩具出口分别增长1.9%、0.5%和24.9%,依然保持良好的竞争优势。

按美元计价,2016年我国机电产品出口1.2万亿美元,同比下降7.7%。传统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4362.3亿美元,同比下降7.6%。其中,纺织品、服装、箱包、鞋类、玩具、家具、塑料制品出口分别下降4.1%、9.7%、11.9%、12.1%、17.3%、9.5%和5.7%。

按人民币计价,2016年我国对欧盟出口增长1.2%、对美国出口微增0.1%、对东盟出口下降2%,三者合计占我国出口总值的46.7%。我国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长。2016年,我国对巴基斯坦、俄罗斯、波兰、孟加拉国和印度等国出口分别增长11%、14.1%、11.8%、9%和6.5%。

按美元计价,2016年我国对美国、欧盟、日本进出口同比分别下降6.7%、3.1%和1.3%。

我国民营企业出口占比继续保持首位,内生动力进一步增强。按人民币计价,2016年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9.3万亿元,增长2.2%,占我外贸总值的38.1%,比上年上升1.2个百分点。其中,出口6.4万亿元,下降0.2%,占出口总值的45.9%,继续保持出口份额居首的地位;进口增长8.1%。我国外商投资企业、国有企业进出口分别下降2.2%和5.6%。民营企业对外贸易比重提升,表明我国外贸的创新能力、活跃程度和质量效益持续增强。一大批外贸企业通过持续不断的创新驱动、自主研发取得了逆势增长,我国外贸竞争新优势培育工作成效明显。

国际经济情况略有改善

当前,全球经济复苏进程缓慢且不平衡,贸易、投资和生产率等增长缺乏动力,地缘冲突、政治社会动荡增加,英国“脱欧”以后一些不确定性上升。但部分经济指标在缓慢改善。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美国、欧盟、日本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均位于荣枯线上方,12月份达到阶段性新高。新兴市场中,俄罗斯、印度等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保持在荣枯线上方。

美国经济复苏态势较好。美国2016年第三季度GDP增速折年率初值为2.9%,是近两年来最快季度增速,消费支出稳步提高,通胀水平明显回升,劳动力市场保持平稳。但商业投资仍较疲软,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不及预期,劳动参与率保持较低水平。

欧洲经济复苏略有改善。受内需和出口回升的拉动,欧元区通缩压力有所缓解,综合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摆脱前期下滑态势,失业率缓慢下降,但难民问题和银行业风险仍为欧元区经济的持续复苏蒙上阴影。英国经济将受到“脱欧”的一定打击,未来对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有待观察。

日本经济增长持续乏力且缺少政策空间。日本经济增长仍呈疲软态势,截至2016年9月,物价同比涨幅已连续6个月处于负值区间。日元大幅升值在一个时期打击了出口和工业生产,投资持续低迷。预计全年经济或能实现0.9%的增长。

部分新兴市场经济状况有所改善。印度经济继续保持快速增长,2016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增长7.3%,但仍面临银行坏账率较高、私人投资疲软、产能利用率低等问题。俄罗斯和巴西经济呈逐步企稳态势,2016年第二季度GDP同比分别下降0.6%和3.8%,降幅较前几个季度收窄。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背景下,新兴经济体仍面临外需疲弱与跨境资本波动等潜在风险。

展望未来,去全球化和国际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抬头,正在上升为全球经济复苏的重大风险之一。欧洲银行业风险仍有不确定性。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贷款问题仍待解决,要恢复长期经营能力和投资者信心依然长路漫漫。地缘政治冲突多点爆发,风险因素加速累积。大国博弈使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更趋复杂,土耳其军事政变进一步加剧了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此外,恐怖主义威胁、欧洲难民危机、俄乌冲突、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等风险点也可能为世界经济复苏蒙上阴影。2017年全球政局亦面临不确定性因素,比如英国“脱欧”、欧洲主要国家大选、美国新总统上任、韩国总统选举等可能给现有政策走向带来变数,或加剧全球范围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态势。

我国经济保持稳定回升势头

中国经济运行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结构调整呈现积极变化。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7%。工业生产平稳增长,企业效益明显好转。固定资产投资缓中趋稳,实际增长8.8%。市场消费增长较快,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9.6%。消费价格温和上涨,就业形势基本稳定。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067万人,提前实现了全年目标。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和创新驱动战略不断深化实施,中国经济新的动能正在积聚,传统制造业的改造升级也在加快,去产能、去库存取得一定进展,企业杠杆率有所趋稳,新经济、新产业、新的商业模式快速发展,新登记企业快速增长,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发展加快。

与此同时,国家一系列宏观调控措施在适度扩大总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流动性整体充裕,市场利率保持低位平稳运行,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总量较快增长,均有助于稳定经济增长。总体上看,我国经济仍保持稳定回升势头,投资和消费增长潜力依然巨大,新型城镇化、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以及消费升级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2017年中国出口将有所企稳

从世界贸易发展趋势来看,目前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调整恢复期,总体经济复苏疲弱的态势尚未获得根本性的改善,全球贸易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从国际需求的角度看,随着发达国家再工业化,为增加就业采取一些反全球化措施,全球直接投资减少、产业转移大幅后退,全球商品的进口需求随之下滑。从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商品进口贸易指数看,2012年以来,世界进口需求持续下滑,全球需求下降趋势明显。

WTO预计2017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长1.8%~3.1%,这是世贸组织首次提出区间预测,意味着2017年全球贸易仍将难以回暖,不确定性因素增大。未来全球经济低增长、低通胀的格局或将持续,从外部决定了我国的对外贸易发展正在步入“调整、转型、升级”的阶段,出口增速在低水平徘徊。

2017年,国际环境依然严峻复杂,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影响我国外贸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仍然很多,支撑外贸持续向好的基础尚不牢固。展望2017年中国对外贸易,预计中国出口将有所企稳,进口或延续现有水平。(中国商务新闻网)

  • 分享:
友情链接: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