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电商注意了!澳大利亚消费税来袭

 文档来源: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

   11月29日,佛山皮包出口商李新得知,他的出口生意在明年7月份后,可能不那么好做了——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最新消息,他卖的皮包在进入澳大利亚时,将须额外缴纳10%的商品及服务税(GoodsandServiceTax,简称“GST”)。

  从澳大利亚税务局获悉,自2018年7月1日起,澳大利亚将对向澳大利亚境内销售商品价值不高于1000澳元的海外商务交易征缴商品及服务税(GST)。这一规定适用于通过商家、线上交易平台及转运商销售的商品。

  根据该规定,海外商户每年向澳大利亚消费者出售价值超过75,000澳元的可征税商品(包括低价值商品)将需在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登记商品及服务税并按季度交纳税款。

  阿里、京东、亚马逊等电商也牵扯其中。他们早在今年7月就听到风声,并在近日分别与澳大利亚税务局就具体细节进行了沟通。澳大利亚税务局还将指派客户服务经理,指导并监督上述平台及转运商,确保该法规的顺利实施。“这项新法规将确保消费者进口的低价值商品与澳大利亚境内的商品享受同样的税收待遇。”澳大利亚税务局助理局长凯特·罗夫(KateRoff)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举旨在为本土企业和其全球竞争对手营造一个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

  但在李新这样的中国卖家看来,这并不公平,而是会提高商品的出售价格,不利于他在澳大利亚的生意。他想不通:“在国内已经缴纳过17%的增值税了,为什么到了澳大利亚还要再缴10%的税?”

  而在今年1月1日,中澳自贸协定才进行过第三次降税,对中国来说,出口方面,第三次降税后澳大利亚零关税税目比例达到98.5%。当纺织品和服装、汽车零部件、家电产品等中国出口优势产品刚开始享受更加优惠的关税时,人们不会想到,此后的GST却对其中一部分产品的出口带来压力。

  据罗夫透露,根据目前税务局掌握的信息,至少有3000家企业涉及到此次的GST。据京东方面预计,生活服务类及小家电等产品将首当其冲。

  GST是什么

  GST,又名消费税,指的是对澳大利亚境内销售的大多数商品及服务征收的税。即将征收的GST税率为10%,适用于包含运输和保险费用在内的消费者所支付的所有费用。

  GST也可以抵扣,即卖家在提供销售额时收取消费者的税 (GSTcol-lected),可以扣减卖家从别人那里购买商品或服务时候交的税(GSTpaid),最终需要交给税务局的是:卖家收取消费者的税-卖家购买商品或服务缴纳的税。

  罗夫及其所在的澳大利亚税务局致力于确保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供应商和平台了解这项新法规的内容。

  罗夫说,此前,澳大利亚对跨境网购的GST起征点为1000澳元。澳大利亚本土消费者从海外电商网购购买的商品若价格在1000澳元以下,是不需要支付10%的商品服务税的,而超过这一金额则需缴税。

  早在今年7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已宣布对所有从海外销售到澳大利亚的数字产品及服务收取GST税费,该项税收被外界称为“Netflixtax”(Netflix为全球十大视频网站中唯一收费站点)。

  区别在于,Netflixtax征税对象一定是澳大利亚的居民消费者,而此次GST范围更广,只看货物是否进入澳大利亚,而不是看最终消费者是谁。

  据澳大利亚税务局通知,自2018年7月1日起,若有商户在平台上向澳大利亚消费者销售低价值商品,该平台运营商将被视为缴纳商品及服务税的供应商。阿里、京东、亚马逊等平台将代替商户缴纳GST,并从消费者所支付的费用中扣除——消费者要支付商品费用的110%。

  此外,罗夫还介绍道,符合下列情形的供应商将不受新商品及服务税的法规影响:客户是可向供应商提供澳大利亚商业注册号(ABN)的商户,且已经在澳大利亚商品及服务税上登记注册;商品为一系列低价值的商品组成且总价超过1,000澳元,并由同一货包发送至澳大利亚(此类商品将在澳大利亚边境征收商品及服务税);或根据澳大利亚法律规定免交商品及服务税的商品(即商品及服务税豁免或已税品)。

  罗夫强调说,若某一供应商通过线上平台进行销售,那么平台的运营商(而不是供应商)就可能需要缴纳这类销售的商品及服务税。在此情形下,在确定供应商是否应登记商品及服务税期间,此类销售不计入他们的商品服务营业额;若供应商为退还商品提供退款,平台运营商则应该退还已缴纳的商品及服务税款。若运营商已经向澳大利亚税务局交纳商品及服务税,则可以在下一次商品及服务税返还中扣除相应的商品及服务税款。

  据澳大利亚税务局官网通知,此项措施要求提供进口服务及电子产品的供应商登记商品及服务税,并在与澳大利亚消费者进行交易时将税款计算在内。此措施与其它于2017年7月1日的澳大利亚商品及服务税相关变更共同实施。本规定影响的服务与商品可能包括建筑或法律服务以及电影、音乐、应用程序、游戏、电子书、赌博和在线约会服务的传输或下载。符合标准的国际供应商需登记商品及服务税。未履行新措施所规定义务的国际供应商将可能面临处罚。

  中国商家首当其冲

  “本来身在澳洲,在淘宝等平台购物就有极高的运费,再加上税,就更不会去买东西了。”23岁的中国留学生刘丽对经济观察报说。“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客户都是华人,他们已经习惯于在中国下单,让我们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把商品运到澳洲。”澳大利亚转运公司TransferInternationalOrganic的业务包括从中国各地收集包裹并将其运往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该公司称,预计7月1日以后澳大利亚居民的海外购买成本将大幅上涨,因为公司将承担额外的收税责任并提交有关的文件。

  澳洲政府的数据显示,在新政策影响下,中国将首当其冲。为介绍该项法规,澳大利亚税务局已经在北京开了两次座谈会。“怎么跟商家去说呢?”这是京东集团财税商事创新事业部总监吴婧正在头痛的问题。此前她还担忧平台之间由于对GST税反应不同而导致的公平竞争问题,但是澳大利亚税务局那边承诺建立投诉机制,以保证业内公平竞争。

  而那些敏感的商家对此仍充满疑虑。跨境服装商吴敏认为,按照规定,超过75,000澳元(约37.5万元人民币)的低价值商品才会被征税,当这10%的税由平台来代收,即便年收入不超过75,000澳元的卖家也需要缴GST,对她来说并不公平。

  一些澳洲当地进口商也感觉到了不安。吴敏的进口商马特加大了接下来几个月的订单量,但他也承认,这并不是长久之计。马特分析道,本来服装就是微利行业,一点点的价格变动就会使得商品丧失其物美价廉的优势,更何况是10%的税收。他担忧,消费者需要支付更多的钱来购买商品,这样会导致澳大利亚的生活成本增加,而零售商的利润也会减少。

  另一个问题在于,产品本身在国内已经缴纳过17%的增值税,澳大利亚再征税10%,是否属于重复征税?相关部门是否就此协商,保障中国电商的权益?一位税务相关人士透露道,今年7月份已经有人向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反映此事。国家税务总局目前可能在考虑,相关电商在国内的税如何退税,实现优化。

  目前,京东正在对其平台上的相关方进行统计。吴婧告诉经济观察报,京东在跨境电商方面的业务部门正在研究系统上的调整,并考虑在明年签合同的时候与相关卖家沟通此事。

  “最终,GST税是由消费者承担的。”虽然罗夫认为,这一征税行为只是在弥补税收法律的空洞。但是,经济观察报采访的几位卖家以及跨境电商界人士认为,这一税收或将加重消费者、电商的负担。“GST的征收损害了其他国家的利益。”一位英国的税务专家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他对GST并不支持,他认为,商品在走出国门的时候已经征过一次税,再来一次显得毫无必要。

  “降低GST消费税起征点意味着海关需要额外处理成千上万的快递包裹,大大增加工作成本。”澳大利亚消费者权益组织Choice项目总监马特·莱维(MattLevey)认为,额外的包裹处理成本很可能会转嫁给消费者。

  • 分享:
友情链接: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彩图库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